警报推送试用申请
位置: 首页 > 观点中心 > 国别跟踪
国别跟踪
“特金会”前景几何?
2018-03-11 10:00

      【海安头条】北京时间3月9日,文在寅特使、韩国国家安保室室长郑义溶向特朗普转告说,金正恩宣称“他致力于无核化”,承诺朝方“避免进一步核试验或导弹试验”,“理解”韩美例行联合军事演习会继续,并“表示渴望尽快与特朗普总统见面”,从而将平昌冬奥会以来的“魅力攻势”推向最高潮。更出乎外界意料的是,之前讥刺金正恩是“小火箭人”,威胁对朝鲜将被“火与怒”包围的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他愿意在5月底以前见金正恩”。今天,美国白宫新闻发言人又改口称“特金会”在朝鲜采取实际行动做出让步之前“不会发生”。这一连串事态的发展使人们陷入惊愕与困惑,“特金会”究竟前景几何?


image.png

朝鲜目前未做实质让步

 

        通观这两年的朝鲜对外政策,它在展现强硬的时候不遗余力,在呼吁和平的时候不惜放低姿态,每一次都能出人意料,因而总能主动设置议程,从2017年的不顾国际制裁压力频繁进行核导试验,再到2018年的参加平昌冬奥会、接待韩国特使团访朝、表达与特朗普会面的意愿,都是如此。

        尽管看上去朝鲜把调子拔得很高,但实际上到目前为止朝鲜并未在无核化进程上做出任何实质性让步。“致力于无核化”的承诺只是一个表态,美韩联合军演朝鲜其实无力阻止,暂停核导试验也不过是顺水推舟。对朝鲜而言,核试验和导弹试射一方面是为了提升武器技术,另一方面是为了展示甚至夸大其核导能力,以更好地起到慑止敌对国家的入侵。现在,一方面朝鲜的核技术已经比较成熟,另一方面,虽然还不能确认朝鲜已拥有可实战的、足以打击美国本土的洲际和导弹,但朝鲜已经能够利用这一不确定性实现对美国的核威慑,换言之,朝鲜通过核打击报复美国的可能性本身,就足以慑止美国对朝发动大规模地面入侵的念头。在核试验的目的已基本实现的条件下,朝鲜已不怎么需要频繁的进行核试验了。

        对朝鲜而言,最有利可图的方式就是顺水推舟,把不需要频繁核导试验的既定事实转化成主动寻求和平谈判的道德优势。不难看出,朝鲜“暂停核导试验”的表态并不意味着任何让步。朝鲜通过这一虚假让步换取同美国的直接谈判,甚至换取“特金会”的实现,对美国而言无异于空手套白狼。和谈如能取得成果,朝鲜可以借此机会减轻自身承受的制裁压力;和谈如果无果而终,朝鲜也没有损失,而且它作为主动伸出橄榄枝的一方还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如果美国干脆拒绝朝鲜的建议,那正好说明美国才是半岛和平的最大障碍。

 

美国对朝政策未发生根本变化

 

        就在昨天宣布特朗普同意会面金正恩的新闻发布会上,白宫新闻发言人莎拉•桑德斯信誓旦旦地说“(总统)接受同金正恩会面的邀请,时间和地点还有待确认。美国期待看到朝鲜的无核化”,但仅仅一天过后,她就改口称“在我们看到与朝鲜方面作出与口头表态相一致的具体行动之前,这样的会面不会发生”,并明确目前美国对朝制裁压力不会减轻。这表明白宫在昨天特朗普匆匆表态答应会面金正恩之后,迅速重新评估了朝鲜表态的实际价值,发现自己被朝鲜“忽悠”了,这才在今天的白宫新闻发布会上不顾“打脸”改变昨天的说法。

        以上事态说明,尽管美国对同朝鲜直接接触展现出比之前灵活的态度,但它对朝“极限施压”的基本政策不会因可能出现的“特金会”或美朝谈判而发生改变。换言之,在朝鲜采取实际行动迈向无核化之前,美国对朝制裁压力不会减轻。

      “极限施压”是一个优势和缺陷同样明显的策略。这一战略的优势是,通过制裁压力最大化,它确实能让朝鲜感到切肤之痛,在一段时间之后可能促使朝鲜立场的转换。它的缺陷是,一方面,这一战略的实施伴随着地区局势的高度紧张和武装冲突风险的增加;另一方面,它要求美国在朝鲜的“和平攻势”面前维持制裁压力,否则就会前功尽弃,并使美国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对朝制裁统一战线”彻底崩溃,但在“和平攻势”面前维持制裁又会使美国在国际舆论上面临不利局面。这后一种两难或许可以解释这两天美国面临金正恩突如其来的会面邀请表现出的左右摇摆和无所适从。

 

美朝谈判前景如何?

 

        未来可能出现的“特金会”或美朝正式谈判能否取得成功,取决于四个条件:其一,朝鲜是否愿意采取实质性的放弃、限制或冻结自身核导项目的实际行动;其二,美国是否接受朝鲜并不确保导向弃核的有限让步,作为美朝谈判的阶段性成果;其三,朝鲜是否将核武器视为维护朝鲜主权和金家政权安全的无可替代的必需品;其四,美国是否将朝鲜半岛无核化视为美朝谈判无可商榷的最终目标。

        美朝谈判最好的结果是四个条件全部满足,那样朝鲜半岛经一段时期之后将最终实现无核化,作为交换,朝鲜将解除针对它的国际制裁,并获得可信的安全保证。次好的结果是只满足前两个条件,也就是朝鲜只同意对其核导项目进行有限的自我限制,例如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暂停核导试验、不扩散核导技术、不用核武器讹诈别国等,但不同意完全弃核,而美国也乐于接受这些有限成果,并作出相应的让步。最差的结果就是双方的让步都只限于口头承诺,而不愿付诸行动,那样美朝间的缓和进程将被证明是短暂的和可逆的,双方会重回对抗的老路上去。

        不管美朝双方各自释放出怎样暧昧的信号,一个基本的事实是,美国坚持朝鲜半岛无核化和朝鲜坚持拥有核武器之间的矛盾,是朝核问题久拖不决的根本原因,这一结构性矛盾至少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解决。

        促使朝鲜弃核主要面临两个问题:其一,美国和国际社会需要做出怎样的安全保证才能让朝鲜相信,一个放弃核武器的朝鲜依然可以实现长久的国家安全,而不是走利比亚和伊拉克的老路;其二,美国和国际社会需要做出怎样的经济补偿,才能使朝鲜认为放弃它顶住多轮国际制裁压力而制造出的核武器是有利可图的。这两个问题不解决,通过谈判促使朝鲜弃核无异于痴人说梦。

        美国方面,美朝之间的谈判肯定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分阶段实施。朝鲜要想使美国做出让步,一方面要不断采取实际行动迈向无核化,另一方面要说服美国这些阶段性的让步不是终点,朝鲜最终要放弃核武器。而这两点同样难以实现。目前看来,上述最好的方案很难实现,次好和最差方案哪种会成为现实,还有待观察。

 

(本文系中国海外安全研究所研究员崔屹鸣原创,如需深入分析与咨询服务请与中国海外安全研究所联系。)